再见,2019

我大概从没想到过今天。

在18年之前,我没有仔细想过有一天我会赶上不治之症,至少,不会是在这个年纪。而18年确诊之后,我没想还到今天。


大概就是在19年开始之前,我觉得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

18年3月发现颈椎长了肿瘤,我想应该做完手术就好了吧。当时更多的是担心手术的风险。6月做完手术,虽然病理检查结果不乐观,但是我觉得左胳膊的力量似乎比手术前好一些了,加上放疗,我想应该可以有些用,或许可以有几年了。记得18年9月我还在练习双手敲键盘,10月还在看安卓,想着也许可以回去继续干一番。但是11-12月份我开始发现左手开始退化了,有一天它又抬不起来了。后来复查结果印证了我的感觉,肿瘤变大了。那个时候我就想,再也不能“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为了记住时间都去哪了,我在年初开始一句话流水账日记。2019年,一共留下83条记录,加上GitHub的提交记录、豆瓣的书影音记录,基本可以让我知道这一年我都在干啥。

总的来说,我觉得我的2019,是非常完整的一年。


首先,我在家里呆了整个一年,365个晚上,没有去其他地方——主要是没有住院。家里最舒服了。

然后,4月底完成了某500强公司的离职手续,正式失业。从我确定我无法正常上班之后,一直也在思考尝试谋生之计。想过加盟开店,炒股投机,贩卖特产……但都没有找到出路。而一直以来,自由职业者、独立开发者、全栈工程师,这些对我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字眼。也许我还是有机会体验一把。关注了不少相关的信息,觉得还是转去做前端比较有市场,然后也可以做点后端,几乎全栈。学习了小程序/react/vue这些,做了些小东西,帮朋友上线了一个小程序商城,经过了年货促销,觉得还算成功—从小程序商城的技术角度—朋友的商城还没能商业成功。

看看一年的GitHub小绿块,特别是下半年的,觉得还是可以。

另外,19年前东家也是历经劫难,但也都过来了,我希望他可以更好。


2019年,成功养了一只猫—丹妮莉丝·喵·凯特,还为她创建了公众号dannilisimiao

之所以叫她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是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薨逝的那天到家的。

2019年,权游终结——尽管烂尾——好歹也算了却一桩心愿吧。复联也引来终局之战,个人觉得漫威宇宙的第三阶段结尾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俗气地把《复联4》作为我看过的19年上映的最佳电影。而《大佛普拉斯》是我19年看过的最好的华语电影——尽管不是19年上映的。我看过的觉得最好的电视剧是《切尔诺贝利》,直面体制的灾难,也看到人性的光辉,让我还是觉得世界终究是美好的。

19年还是没有看什么书。不记得是不是19年看完的《冰火》,看了好几本东野圭吾的,好像他的书基本都看过了,都还有些意思。还有《北欧神话ABC》,了解了新的神话体系。《罗生门》《耶路撒冷三千年》《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冲突和社区》《四世同堂》《金瓶梅》,还有压箱底的《枪炮、病菌与钢铁》都没看完。。。技术方面,已经放弃了机器学习相关的书目,看了一些前端相关的。


无论境遇如何,都是人生体验。

我也常常会想,如果换成别人,会怎么做,会比我做得更好么?我越来越佩服霍金,之前我无法体会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能在那样的身体状况取得那样的成就,当然,我现在还是无法估量,但肯定比我多很多就是了。之所以老是想到霍金,因为18年3月14号,我听到了两个触不及防的消息,一是霍金去世,二是我脖子里面长了东西。

曾经想着找个支点撬动地球改变世界,哪怕一点,现在只希望可以在这美好的世界多看看多走走——虽然靠人推着轮椅。无论能走多远,但都要走下去,如果可以留下足迹就更好了。

再见,2019。

2020,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