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诸神:斗争与毁灭

北欧神话,源自古斯堪的维纳人亚(Scandinavian)或说北欧人(Norsemen)的原始信仰。而北欧神话在尚未被诗人保存下来就受到了基督教信仰的摧残,所以在整体上远不如希腊神话深宏广大。也因为早被基督教信仰调和修正了,所以北欧神话可能不能正确地反映原始的北欧人的信仰、习惯和意识形态,这或许就是北欧神话不受考古学者十分注意的原因。但北欧神话对文学、艺术、游戏等有着深远影响。近年由于雷神和洛基在漫威宇宙中的抢眼表现,也让更多的人开始了解北欧神话。

我一直对神话故事有浓厚的兴趣,对北欧有着天然的好感,而日前亚马逊给我推了《北欧众神》一书,我决定来系统地看看北欧神话,阅读了一些北欧神话相关的书文,梳理了北欧神话中主要的人物以及关系,整理成此文。请知,和所有其他神话一样,部分北欧神话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本文遵循流传最广的版本。

北欧神话是庄严而富有悲剧性的。这是辛苦地和自然斗争而仅得生活的北欧人所想象的必然结果。他们在冰天雪地中渔猎时所受的危险,在长而寒冷的冬季中所受的痛苦,当然地会引导他们想象寒冰与霜雪是宇宙间的恶势力,而且以同样的理由,他们又会将热和光明视为善的势力了。并且,北欧人因生活关系而养成的严肃的头脑又自然而然地以为宇宙间的这两种善与恶的势力是在不断地斗争着。——这代表了善势力的诸神和代表了恶势力的巨人们之间的斗争,就成了北欧神话的主要骨骼。

另外北欧神话的一个特点就是世界最终是会毁灭的,那些神总有一天也会死亡。有生必有死,是北欧神话中牢不可破的观念,连诸神也不能例外。而且北欧神话中的神都是神种和巨人种的混血,亦即善与恶的混合体,是不完备的、非纯种的。在诸神的身体里埋藏着死的根源,所以他们也像人类一样,必会死亡——经过肉体的毁灭而达到精神的永存。万事万物,即使是神,也不免是善恶杂沓的混合,这便是北欧人的基本思想和世界观。

所以本文题为:斗争与毁灭

创世

世界初开之际,还没有地,没有海,没有空气,一切都是包孕在黑暗之中的时候,有名为“万物之主宰”(奥尔劳格,Orlog)的力存在着。它是不可见的、不知从何而来,然而却存在着。
在广漠太空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无底鸿沟金伦加(Ginnunga gap)。鸿沟之北为“冰之国”(或称“浓雾与黑暗之国”)尼福尔海姆(Niflheim),此中又有不竭之泉源赫瓦格密尔(Hvergelmir),向十二道名为埃利伐加尔(Elivagar) 的大川供给水源。当这十二道大川的水滔滔流来的时候,在鸿沟边被其底的冷气所激,立刻冻成了冰山,覆盖堆积在鸿沟的边缘,又滚入鸿沟中,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鸿沟之南,正对着尼弗尔海姆的,乃是“火之国”(或“真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Muspelheim),火巨人苏尔特尔(Surtur)镇守于此。这位巨人常以他的发光冒火星的大剑砍击那些滚到无底洞中的冰山,发出擦擦的巨响,而且使那些冰山受热溶化了一半。溶冰所冒出的水汽向上升腾, 复为那四周的冷气所袭,凝而为寒霜,越积越多,终于填满了广漠太空的中央。

这样,由于冷与热的不断工作,或由于那不可见亦不知所以来的“力”——所谓“万物之主宰”的意志,诞生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巨人——尤弥尔(Ymir),或名奥尔格尔密尔(Orgelmir)。因为他是从寒霜中产生的,故亦称为霜巨人(Hrimthurs)——冰冻的海洋的人格化。 同时还诞生了一头名为欧德姆布拉(Audhumla)的巨大母牛。尤弥尔吃着欧德姆布拉分泌的奶水维生,而欧德姆布拉则舔食寒冰上的盐粒。
之后,尤弥尔的身上变出了智慧巨人密米尔(Mimir)和女巨人贝斯特拉(Bestla),这是霜巨人的家族(也有一说:从尤弥尔腋下的汗水中生出了一子一女,从尤弥尔的脚上生出了六个头的巨人瑟洛特格尔密尔(Thrudgelmir),而瑟洛特格尔密尔在出生之后不久就又生下了巨人勃尔格尔密尔(Bergelmir),此为一切邪恶霜巨人的始祖)。
另外,在母牛的舔舐下,冰山中出现诸神之祖布利(Buri,产生者)。布利生下包尔(Borr,意为生产),包尔和女巨人贝斯特拉(Bestla)生下了奥丁(Odin)、威利(Vili)、菲(Ve)——象征着精神、意志和神圣。
神是代表善的,巨人是代表恶的,他们决不能和平地共处。双方战斗了很久,最终尤弥尔被诸神所杀,巨人族战败,剩下的巨人逃往尤腾海姆(Jotunheim,巨人之国),并继续对诸神抱持着恨意。

战胜了巨人的诸神,成了世界之主宰,自称为阿萨神族(Aesir,意即世界的柱石与支持者),开始在这荒凉的空中创造一个可居住的世界。诸神拿尤弥尔的身体来布置出大地和天空。尤弥尔的头颅化为天空,脑髓为云,身体成了大地,血液成为海洋,骨骼变成山脉,毛发变成树木。当尤弥尔尸身腐烂长出蛆,这些蛆就变成了精灵及侏儒。奥丁命四个具有怪力的侏儒——象征东南西北——支撑著天空的四角。尤弥尔的眉毛则被用来造成墙壁用来围住“中间世界/中庭”(Midgard,米德加尔特)。然后奥丁又捕捉穆斯贝尔海姆的火焰,将他们化为星星、月亮、太阳,并订定了四季的运行。诸神又取来梣木(Ask)枝造成男人,用榆树(Embla)枝造了女人。奥丁给他们生命和灵魂,威利(或说海尼尔Honir)给他们理性与动作,菲(或洛多尔Lodur,即洛基 Loki)给他们感情、仪表和语言。这就是人类的始祖。

世界

奥丁创造了一棵巨大的梣树(也说是白蜡树Fraxinus),名为尤克特拉希尔(Yggdrasil),是为宇宙之树、时间之树、生命之树、世界之树,充满着整个世界。

世界之树上衍生有九个王国:

  • 米德加尔特或中庭(Midgard):人类居住的世界。
  • 阿斯嘉特(Asgard):阿萨神族的国度,位在天上太阳与月亮中间,与人类世界可经由彩虹桥(Bifrost)相通,位于世界之树最上层。
  • 海姆冥界(Helheim):死之国,位于世界之树最下层。
  • 尼福尔海姆(Niflheim):雾之国(冰之国),冰天雪地的国度,病死及老死者的归宿,位于北方。
  • 穆斯贝尔海姆(Muspellheim):火之国,由巨人史尔特尔守护的酷热国度,位于南方。
  • 约顿海姆(Jothuheim):巨人之国,位于东方。
  • 华纳海姆(Vanaheim):华纳神族(Vanir)的居所,位于西方。
  • 亚尔夫海姆(Alfheim):精灵(Elves)的国度,位于人类世界跟阿斯加特之间。
  • 斯瓦塔尔法海姆(Svartalfheim):侏儒(Dwarves)的国度,位于人类世界跟冥界之间。

世界之树有三根粗大的根:

  • 第一根树根深入阿斯嘉特,根下有兀儿德之泉(Well of Urd),每日诸神会聚在泉水旁边开会讨论。此外还住着的诺伦三女神,亦即掌管命运的女神。
  • 第二根树根深入约顿海姆,根下有密米尔之泉(Mimir),是智慧与知识之泉,由密米尔所有。
  • 第三根树根深入尼福尔海姆,根下有泉赫瓦格密尔(Hvergelmir)和一条不断啃食树根的邪龙尼德霍格(Nidhogg)。它不停地咬着树根,直到有一天当它终能咬断这株树,诸神的黄昏(Ragnarok)就会来临。

神祇

北欧神话是个多神系统,大致上可分成5个体系:巨人(Giants)、阿萨神族(Aesir)、华纳神族(Vanir)、精灵(Elves)以及侏儒(Dwarves)。
巨人是最早的生命,生出了诸神,但同时也是众神最大的敌人,可以将之理解为人格化的自然力量。
神分为两个部族,以主神奥丁为首领的阿萨神族以及以大海之神尼约德为首领的华纳神族,其中主要神有十二个(也说有十二位男神Aesir和二十四位女神Asynjur)。
精灵及侏儒属于半神,他们为神服务。精灵长得白皙、性格温和,住在空中的亚尔夫海姆,他们可以随意飞来飞去,照料花草,和鸟雀蝴蝶游戏,或是在月夜的草地上跳舞。侏儒皮肤黝黑、诡诈狡猾,被逐之于地下的斯瓦塔尔法海姆,禁止他们白天到地面上来,如果违反了,就要变成石头。他们的任务是搜集地下秘藏的宝物,找到之后,他们把金银宝石都藏在隐秘的地方,不让人们随便找到。

阿萨神族

阿萨神族就是奥丁家族,成员关系简要如下图。

阿萨神族主要成员及关系阿萨神族主要成员及关系

奥丁

奥丁(Odin),亦称沃坦(Woutan)或沃登(Woden),北欧神话中的至高神,象征着宇宙间无所不在的精神,天空的人格化。他是智慧与胜利之神、贵族与英雄的保护者,因为诸神都出于他,故又被称为“诸神之父”,也是阿斯加特之主。他的宝座名为希利德斯凯拉夫(Hlidskialf),从这上面,奥丁可以一眼看见天上人间的诸神、巨人、侏儒、精灵、以及人类的一举一动。这宝座,只有奥丁及其妻芙莉嘉可以使用。当他们坐在这宝座上的时候,总是面对着南方和西方。这两个方向是北欧人的希望之所寄。

奥丁的宝物兵器是其左手时常拿着的永恒之枪冈格尼尔 (Gungnir,此名乃系模拟金铁交织之音,无意义)。这枪是奥丁用世界之树的一根树枝制作的,也有说法是侏儒打造的。当奥丁掷出该枪时,会发出划越空际的亮光,地上的人称之为“闪电”,这支枪投出后必定命中。这枪(或矛)是神圣的,对矛尖所发的誓,永不能反悔。

奥丁的手指或手臂上,又带着名为德罗普尼尔(Draupnir,滴落者)的聚金指环或手镯,这是“富庶”的象征,是宝贵无比的。据说这指环每隔九天便会自行复制八个出来。

奥丁的座骑是斯莱布尼尔(Sleipnir),毛白胜雪(也有说是灰色的),有八只脚,是神骏的天马。这只天马据说是由洛基化身的母马与巨人之马史瓦帝法利所生的。

当奥丁坐在宝座上的时候,他的肩头停着两只大鸦,胡基(Hugin,思想)和穆宁(Munin, 记忆)。这两只大鸦是奥丁的秘密侦探,每天到人间去刺探新闻,回来报告。在他的脚边蹲着两条狼或猎狗,名为格利(Geri,贪吃)和弗利基(Freki,暴食)。

奥丁也被视为胜利及战争之神。北欧人以为每逢人间有战争的时候,奥丁就派遣他的侍女瓦尔基莉(Valkyrie)们到战场上去,从战死的勇士中挑选一半进入瓦尔哈拉(Valhalla,英灵殿),这也是为了替诸神的黄昏培养强大的兵力。(至于另一半英灵,是给芙蕾雅的。)

奥丁又是一切知识之神。奥丁曾以一只眼睛的代价从密弥尔那换取了一勺“智慧之泉”的水,从而智慧无人匹敌。但他从此也忧愁起来(他的面容是永远忧郁的),因为他知道了未来之事,知道了诸神将来不可逃避的劫运。 奥丁是知识之神,所以北欧古字母,即鲁纳(Rune)文字,也被说成是他的发明。 在发明鲁纳文字的时候,奥丁曾自己倒悬于世界之树的巨枝上九天九夜,凝视着深不见底的尼弗尔海姆,用心深思,并以矛自刺。因为他曾受过九日九夜吊体之苦,所以吊罪在古代北欧算是重罪。 在塔罗牌中有一张称为“倒吊人”的,即是取此象征。

北欧人以奥丁为天空的人格化,因而他的妻子自然就是大地。但是大地有三个阶段,所以奥丁有好几个妻子。他的第一位妻子是乔迪(Jord),象征着原始的大地。乔迪为奥丁生下一个非常威武的儿子,就是雷神索尔。奥丁的第二个妻子,即正妻是弗丽嘉,她象征着开化后的大地,她生的儿子是光明神巴尔德(Balder)和神使赫尔莫德(Hermod), 或说战神提尔(Tyr)也是她的儿子。奥丁的第三妻是琳达(Rinda),象征着不毛的冻土, 她最初不肯接受奥丁的拥抱,后来才终于做了他的妻子,生子瓦利(Vali),是为万物复春的象征。

有些古代诗歌里又说奥丁曾以历史女神莎加(Saga,传说)或拉迦(Laga)为妻。此外,奥丁的情人还有格莉德(Grid)、古恩露德(Gunlod)、斯卡蒂 (Skadi)以及共同生出守望之神海姆达尔(Heimdall)的九位女巨人。

因为奥丁是全知全能的至高神,是代表了一切的,所以他的别名最多,约有二百个左右,每一个名字表示他的一种存在。被视为“风神”时的他,特名为沃登。英语中的星期三(Wednesday)就是以 Woden 命名的。

弗丽嘉

弗丽嘉(Frigga),或称弗丽格(Frigg),诸神之后,是北欧神话中拥有最高神籍的女神。据说弗丽嘉是夜之女神诺特的女儿,即乔迪的姐姐。但也有一说她是奥丁与乔迪所生的女儿,同时又为奥丁之妻。

弗丽嘉是大气或云雾的人格化。她是诸神之后,享有坐在奥丁宝座上的特权,因此她也有周知宇宙万事的力量。她又是一切未卜先知的预言者,知道一切未来之事,但她对什么事都守口如瓶,从不泄露天机。这是因为北欧人把女性看成藏有多少秘密的神秘者的缘故。

弗丽嘉美丽大方,而且气质非凡,头戴苍鹭之羽(沉默与易忘的象征),穿雪白的衣服,腰间是一根金带,挂着一串钥匙——这是北欧家庭主妇的装扮形象——所以她也是家庭主妇们所奉祀的女神。弗丽嘉有自己的宫殿,名为芬撒里尔(Fensalir),意为雾之宫或海之宫。 这宫内有一织轮,是宝石装饰的,夜间大放光明,北欧人称之为“弗丽嘉的织轮”,即我们所谓的猎户星座。 在芬撒里尔宫内,弗丽嘉邀请世上忠诚夫妻的灵魂,犹如奥丁招待那些战死的勇士,相爱的妇夫因此虽死而不分离,在芬撒里尔宫内享受快乐。所以芙莉嘉是婚姻及母爱之神,特为结婚者所敬奉。

弗丽嘉很喜欢首饰,喜欢到她要偷奥丁真金像上的一块金子。弗丽嘉还设法使金像破碎,让他不能说出小偷是谁(奥丁为了查究小偷的名字, 曾以鲁纳文字写在金像口上,使其能自言)。奥丁很是愤怒,负气离开了阿斯加特,到人世间漫游。在这段期间中,奥丁的兄弟维利和伟篡了他的位,又夺了弗丽嘉为妻——他们和奥丁长得一摸一样,弗丽嘉也不知自己已经失身。可是他们没有奥丁的威力,不能降福于世界,任凭霜巨人们蹂躏人间,以冰雪封锁大地,毁坏了一切生物。 幸而七个月以后,奥丁回来了,两位篡位者也偷偷跑走。于是霜巨人不敢再作恶,世界又恢复了生机。其实这是人们解释寒冬为何会来的一个说法。北欧人的五朔节(在五月一日,庆祝春天的到来),就是为纪念奥丁的复归的。

弗丽嘉有许多侍女,她们多半是代表了她复杂的神性之一方面。这些侍女包括:芙拉(Fulla,参谋)、赫琳(Hlin,守护)、盖娜(Gna,信使)、洛芬(Lofn,赞许)、修芬(Vjofn,爱情)、珊恩(Syn,真理)、葛冯(Gefjon,给予)、埃尔(Eir,仁慈)、华尔(Vara,誓言)、瓦尔(Vor,真实)、斯诺特拉(Snotra,智慧)。

在南日耳曼,没有弗丽嘉这位女神,却另与之很相象的女神霍尔达(Holda)。撒克逊民族所信奉的女神伊丝特(Eastre,或 Ostara),春之女神,也和弗丽嘉有些相象。 英文中的复活节 (Easter)就源自该女神。冬后的生命之复苏。 在日耳曼的别处,芙莉嘉又以贝尔莎(Bertha)之名出现。贝尔莎也是纺织之神、园艺之神,又为照料殇婴灵魂之神。或又有名为 Gode 或 Wode 的女神,这从名字就能看出来是 Odin 或 Wodan 的阴性形式。在荷兰,把芙莉嘉称为维萝尔德(Vrouelde)。所有这些女神, 从她们象征的意义来看,事实上都是芙莉嘉的化身。

英语中的星期五(Friday)就是以弗丽嘉Frigga 命名的。当然也有说是以芙蕾雅命名的。
奥丁和弗丽嘉,Emil Doepler, 1905

索尔

索尔(Thor),日耳曼地区称多纳尔(Donar),奥丁与乔迪之子,是北欧神话中负责掌管战争与农业的神,职责是保护诸神国度的安全与在人间巡视农作。北欧人相传每当雷雨交加时就是索尔乘坐马车出来巡视,因此称呼索尔为“雷神”。

索尔的武器是一把神奇的锤。他对他的仇敌和霜巨人掷出这锤的时候,无论有多远,又无论是怎样厉害的敌人,一定会命中并且击死。而且无论掷出多远,锤总会自己回到托尔手里。这锤就是雷霆的象征,名为妙尔尼尔(Mjollnir,粉碎者),此锤永远炽热,不便把握,所以索尔得戴上一双铁的长手套,雅恩格利佩尔(Iarngreiper)。他又有一条神奇的腰带梅金吉奥德(Megingiord),当束紧这带的时候,能使力量倍增。北欧人将索尔的雷锤看得极为神圣,以手作锤形,谓可袚除不祥,邀引福佑,等于基督徒之划十字。婴儿初生时,大人亦在他身上作锤形。造宅、嫁娶、战死者的葬礼,都以作锤形为必要的仪节。

索尔曾两次结婚。他第一次是娶了女巨人雅恩莎撒(Jarnsaxa,铁石),生一子,名曼尼(Magni,力),托尔的第二个妻子是美丽的女神希芙(Sif),他们生下一子一女,男的名为摩迪(Modi,勇),女的名为斯露德(Thrud,力量),以大力闻名。后来在“诸神之黄昏”到来时,索尔战死,但其二子都幸免于难,后来在新生的宇宙中继承了父亲的职务。

索尔是北欧神中最武勇的神,关于他有很多冒险故事,如访问约顿海姆挑战霜巨人、假扮新娘夺回雷锤等。

索尔是北欧最古老且最受敬爱的神,起初他的地位比奥丁还高,在北欧的第一圣地鲁萨拉神殿中,索尔的雕像就立在神殿正中央,两边则是奥丁和弗雷。索尔是古老农业社会的神,他是古老战神,同时也掌管和农业息息相关的气候。而奥丁则是贵族的战神,他是参谋、诗人、知识分子。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崩溃后,人们离开土地航向海洋,追求权力、财富与冒险。随着海盗的时代来临,奥丁渐渐窜起。另外,这也可能和奥丁被奉为是诗歌之神的身份有关,诗人在编撰书籍时抬高了奥丁的地位。

英语中的星期四(Thursday)是以索尔Thor命名的。日耳曼人都在星期四举行会议,因为索尔同时也是会议和契约的守护神。

希芙

希芙(Sif),是丰收五谷的人格化,是土地和收获的女神。她是北欧女神中,继弗蕾亚后最美的女神。希芙最美的地方是一头金发,神话中形容她的金发耀眼夺目,象征金黄的麦穗或是地里的黄金。

希芙是雷神索尔的妻子,她和索尔的孩子是摩迪和斯露德。但在和索尔之前,希芙另有一个儿子——冬神乌勒尔(Ullr)。也有说法说这是养子。

希芙,插画,1897

提尔

提尔(Tyr,或称吉乌(Ziu)),战神,象征勇气与英雄的神。他是奥丁的儿子。他的母亲,或说是诸神之后芙莉嘉,或说是一无名的女巨人。

提尔只有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被魔狼芬里尔给咬断了。奥丁本想驯养芬里尔,但芬里尔野心太重,众神担忧,于是请侏儒造了一条魔法的锁链,并以提尔右手放在芬里尔口中作为抵押,设计以测试芬里尔力量为幌子将其捆缚。结果,芬里尔被捆住了,提尔却成了独手。BTW, 捆住芬里尔的绳子叫格莱普尼尔(Gleipnir,纠缠者或欺诈者),是由猫的脚步声、石中的树根、女人的胡子、鱼的呼吸、熊的警觉、鸟的唾液造成的。因为造这绳子用去了所有的材料,所以世界上从此就没有这些东西了。

根据“印欧原始共同神话”理论,印度的天神特尤斯(梵语:Dyaus或Diaush Pitar)、希腊的众神之父宙斯(希腊语:Zeus Pater)、罗马的主神朱庇特(拉丁语:Jupiter)、北欧的战神提尔(Tyr),这些字都是同一个词根的变体,皆指“天空”。这样看来,也许很早之前,提尔乃是众神之父。

英语中的星期二(Tuesday)是以提尔命名的。

巴德尔

巴德尔(Balder),光辉美丽的化身,光明之神,春天与喜悦之神,是光明的人格化。他和黑暗神霍德尔是奥丁和芙莉嘉所生的一对孪生子。 巴德尔的妻子是尼普(Nip)女神的女儿南娜(Nanna),他们生有儿子真理与正义之神凡赛堤(Forseti)。巴德尔有一艘大船灵舡(Hringhorni),这船是所有船中最大的。他的住所是布列达布利克(Breidablik,光明宫)。

在北欧神话中,关于巴德尔的故事最重要的是他的死亡——洛基杀害巴德尔,因为这和诸神的黄昏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巴德尔做梦感受到死亡的阴影时,他的母亲弗丽嘉感到非常担心,因此跑遍世界各地,请求万物发下誓言不可伤害巴德尔。所有的事物皆发誓,唯独一棵长在英灵殿东边的槲寄生(mistletoe)幼苗除外,因为它太弱小,应该无法伤人。诸神为巴德尔感到高兴,他们将武器往巴德尔扔去,果然无法伤害这位光明之神。洛基是火的化身,平时就对光明的巴德尔感到无比的嫉妒,所以他变成老妪探问弗丽嘉,套知唯有小槲寄生没有发誓的事。洛基取得槲寄生树枝交给目盲的霍德尔,让他拿着丢向巴德尔,巴德尔因此死亡。

诸神虽然用尽能力, 却还是不能使巴尔德复活。死亡之国的女王海拉表示:如果所有的生命及无生命都为巴德尔哭泣的话,可以让巴德尔复活。于是,万物都哭泣了,相传这眼泪就是早晨时的露水。唯独一个女巨人索克(Thokk,煤)住在地底,她并不需要光明,所以她不肯为巴德尔哭泣,所以巴德尔只能继续留在死亡之国。另一说法,这女巨人其实是洛基为了阻挠巴德尔的复活而变的。

奥丁一心想为巴德尔复仇,他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由女预言者伐拉(Vala)处得知巴德尔必死的预言,他也知道他和女巨人琳达生下的孩子瓦利将会报巴德尔之死的仇。于是奥丁用计和琳达发生关系,当瓦利生下来时,一天之内就长大成人,没有梳洗,杀死了霍德尔。

之所以必须要等瓦利报仇,据说乃是因为:一个家族成员杀死另一个家族成员,是这个家族最大的不幸,任何补偿都无济于事,哪怕再杀死那个杀人的家族成员,也不能弥补创伤,只会带来更大的不幸;然而也不能让家族之外的人来杀死自己的家族成员,所以只能将杀人者放逐。但刚出生一天、尚未梳洗的瓦利,既算是奥丁的家族成员又不算是奥丁的家族成员,所以可以执行复仇,将霍德尔杀死。

霍德尔

霍德尔(Hodur),黑暗之神,是光明之神巴德尔的孪生兄弟,奥丁与弗丽嘉之子。

凡赛堤

凡赛堤(Forseti),真理与正义之神,光明之神巴德尔和南娜之子。

凡赛堤的职务和战神提尔是相对的,提尔主持的是有关流血斗争的纷争;而凡赛堤则是对需要调解的事务提出仲裁。他是诸神中最聪明正直、善雄辩的一位,他的判决也绝对公正,没有人能违抗他的判决,违抗者将得到他正直不私的处罚──死亡。

在阿瑟加德的神祗中,只有凡塞提似乎与“诸神之黄昏”无关,他不曾参加诸神的最后之战。

布拉基

布拉基(Bragi),诗歌与音乐之神,是奥丁与巨人格萝德(Gunnlod)之子。布拉基的妻子是青春女神伊登

奥丁是一切智慧之神,所以诗歌和音乐之神也说是奥丁。可是这无非是因为奥丁为全知全能的主神,所以任何头衔都能加上去。

布拉基与妻子伊登,由19世纪的瑞典画家Nils Blommér所绘

伊登

伊登(Idun),春之女神,春天或青春不老的人格化,负责掌管能让诸神保持青春的黄金苹果。她也是诗神布拉基的妻子。伊登的出身颇为神秘,有说法认为她属于华纳神族,还有一说她是侏儒伊瓦尔德(Ivald)的女儿,或说她本来就是无生也无死的。

有一则关于伊登曾被山巨人夏基(Thiazi)抢走,又被洛基救回的故事。

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Heimdallr),彩虹桥的守望者,是奥丁与杨波之女合而共生。注意扬波之女,The Billow Maidens,是九名姊妹,埃吉尔和澜的女儿,代表了海上九种波浪的人格化,属巨人族。

海姆达尔拥有最好的眼睛——即使在黑夜中也可看到极远,非常灵敏的耳朵——连草木、羊毛生长的声音也可听到,而且日夜不休息也不会疲惫。

海姆达尔的武器是一把快刀和一支号角,号角名为加拉尔(Giallar,呼喊者或歌唱者)。 如果看见有敌人来,他就会吹这号角,那声音天地冥三界都能听得。

海姆达尔最讨厌的人是邪神洛基(Loki),因此他也被称作“洛基的敌人”。在诸神的黄昏中,海姆达尔将会和洛基展开对决。同时,他也是最后倒下的神。

另外,海姆达尔又名为里格(Rig)。传说中,人类的三个阶级(奴隶、自由民、王室贵族)是海姆达尔(里格)创出来的。

维达

维达(Vidar),森林之神,不灭自然力的人格化,他是奥丁和女巨人格莉德所生的孩子。他的另一个称呼是“沉默之神”,他得知自己在诸神黄昏后幸存的命运预言后,就待在森林深处,不发一语。

维达的形象是高大,穿甲胄,带着一把阔剑,穿着一只靴子。有些人认为这靴子是铁做的,由于他的母亲知道他永将与火相争,所以为他做铁靴子以防火。另一个说法是他的靴子为皮革做的,甚至是由皮革匠们丢弃的废皮拼凑而成的。北欧的靴匠常常多扔革条,说是献给维达尔做靴子。

在诸神的黄昏时,芬里尔击败奥丁并将其吞下肚,维达赶上前,一脚踩住芬里尔的下额,两手抓住狼的上颚,最后把芬里尔撕为两半,报了父仇。所以也有人说他是“复仇之神”。

传说中只提到维达的一足、一靴,所以维达尔大概是独脚,不过为什么独脚,则无从可考了。

华纳神族

虽然阿萨神族是天上最初的神,但北欧人又另有海与风之诸神——华纳神族,住在华纳海姆。如今已没有故事讲述华纳神族的诞生,只知道他们和阿萨神族有过战争,双方各用山石和冰山作为武器,后来两方讲和了,于是华纳神族中的尼奥尔德带着他的两个孩子弗雷和芙蕾雅住到阿斯嘉特为质,而阿萨神族中的海尼尔——奥丁的亲兄弟——和智慧巨人密弥尔(Mimir),则住到了华纳海姆。

我们看到的华纳神族的故事,也主要是在阿斯加特的故事,相关人物关系如下图。

华纳神族华纳神族

尼奥尔德

尼奥尔德(Njord),夏之神,又是风神及近海之神。尼奥尔德还是航海的商人和渔民的保护者,因为他是夏之神,而此二种事业也唯在夏季才可行。北欧的农事也只能在夏季,且常在峡湾及内海附近,所以涅尔德又常被当作稼穑之神,农民们也向他祈求好收成。

尼奥尔德曾在一次宴会中和他姐姐那瑟斯(Nerthus)发生了关系——华纳神族作风开放,生有儿女弗雷和弗蕾亚。后来父女三人去了阿斯嘉特,和那瑟斯就没再见过面。

尼奥尔德在阿斯嘉特娶了丝卡蒂(Skadi)为妻。丝卡蒂为父仇来到阿斯嘉特,最后看脚选夫选到了尼奥尔德——本来是想选巴尔德的。然而,两人在婚后无法找到一个适合共住的地方。起初,他们决定以十二天为周期,九天住在丝卡蒂的家乡索列姆海姆,三天住在尼奥尔德的宫殿诺欧通——尼奥尔德和埃吉尔过夜的日数分别象征了九个冬月和三个夏月。但是在近海的诺欧通,海鸥的叫声使得丝卡蒂无法入睡,而尼奥尔德则无法忍受索列姆海姆中凄厉的寒风与狼叫。结果,二人都知道爱好不同的他们无法相合,就同意离异。

据说,丝卡蒂和尼奥尔德离婚后嫁给了冬之神——乌勒尔(Ullr),也就是希芙的儿子,托尔的继子,因为两人的嗜好相同,所以他们的生活过得很和睦。

弗雷

弗雷(Frey),丰饶之神,尼奥尔德之子。弗蕾亚是他的挛生妹妹,相传他和弗蕾亚亦有肌肤之亲。

弗雷在华纳海姆原先也属于战斗的神祇,但当到了阿斯嘉特后,便成为司掌甘露,阳光和大地果实之神。他是夏日金色阳光及温暖夏雨的人格化。他住在精灵的国度—亚尔夫海姆(Alfheim)。而在他的管理下,精灵们帮助花草生长繁荣,他又指挥蜂蝶工作,尽力去帮助人类。

弗雷的妻子是霜巨人基米尔(Gymin)之女葛德(Gerd)。弗雷偷偷从奥丁的宝座上看到了葛德,一见钟情。随从史基尼尔带了十一颗金苹果、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以及泉水中映出的弗雷的面影,深入巨人之地做媒。然而即使史基尼尔献上黄金苹果或以性命相逼,葛德也都不愿嫁给神。最后史基尼尔威胁要以咒语诅咒葛德,葛德才答应和弗雷的婚事。不过他们的婚姻相当美满幸福。

弗雷有不少宝贝,如一艘神奇的宝船,斯基德普拉特尼(Skidbladnir)。此船由侏儒打造,可以任意放大缩小,展开时甚至可以装下所有的神和他们的所有武器,缩小时可以收到口袋里。还有一头金毛的野猪古林博斯帝(Gullinbursti)和宝马布洛杜克霍菲(Blodughofi,血蹄)。弗雷还有一把无敌的胜利之剑(Lævateinn)。无论谁掌握了这把剑,这剑便会随着持剑者的希望,独自在战场上飞舞杀戮敌人。可是后来弗雷为了报答史基尔尼尔说媒之功,将此剑给了史基尼尔,但此剑也不再为任何人作战,完完全全失去了魔力。结果在诸神的黄昏中,失去神剑的弗雷以鹿角和火焰巨人苏鲁特奋勇战斗,最后力战身亡。

芙蕾雅

芙蕾雅(Freya),美与爱之神,尼奥尔德的女儿。在日耳曼,她和神后弗丽嘉混为一谈,但在挪威、瑞典、丹麦和冰岛,她是独立的神。

芙蕾雅初到阿斯加德,诸神惊羡于她非凡的美貌,立刻将弗尔克范格(Folkvang)之地及一座名为色斯灵尼尔(Sessrymnir)的宫殿给她住。

虽然芙蕾雅是美与爱的女神,可这并不专指着女性的美和儿女情长的爱情。另一说,她也有极纯正的阳刚性格,领导着女武神瓦尔基莉们到战场上挑选战死的勇士,一半的勇士归她带去,安置在色斯灵尼尔大宫,这里的一切待遇和奥丁的瓦尔哈拉相同。除了这些战死的勇士以外,世间纯洁的少女及忠实的妻子,死后亦得入此色斯灵尼尔大宫,与所爱者团圆。

芙蕾雅当然是极喜欢首饰的。为了得到叫布里希嘉曼(Brisingamen,情热)的项链,芙蕾雅陪四个侏儒睡了四天四夜。这项链一直带着,从不离身,只借过索尔一次(为索尔乔装芙蕾雅抢回雷锤的事),洛基也曾设法要偷这项链。芙蕾雅还有一件鹰之羽衣的宝物。披上这件衣服,就可以变身为鹰。这件衣服曾经屡次借给洛基。

芙蕾雅的丈夫是象征着夏日的奥德(Odur)。芙蕾雅很爱她的丈夫,他们生了两个女儿,赫诺丝(Hnoss)和格尔塞蜜(Gersemi),是极美丽可爱的两个女孩子,她们的名字也因此成为一切可爱可贵之物的通称。但是奥德婚后不久离家,不知所踪。芙蕾雅独守空闺,伤心落泪。她的泪水滴在石上,石为之软,滴在泥中,深入地下化为金沙,滴在海里,化为透明的琥珀。后来芙蕾雅出门寻访,走遍了世界各处,且哭且寻,因此世界各处地下都有黄金。终于在阳光照耀的南方的安石榴树下,芙蕾雅找到了奥德,那时芙蕾雅的快乐就像新娘一样。为纪念这安石榴,直至今日,北欧的习俗,新娘都是戴上安石榴花的。奥德又被视为“热情”或“情爱肉欲之欢”的象征,这便是芙蕾雅之所以紧追不舍的缘故。

虽然芙蕾雅的正式丈夫是奥德,可是和她发生过关系的却也很多。自诸神以降的所有人,包括巨人和侏儒们都渴望得到芙蕾雅为妻。男性的神祗们,正如洛基后来骂芙蕾雅的那样,都曾和芙蕾雅有过肉体上的关系。
弗蕾亚,1890年由J.彭罗斯所绘的粉彩画

巨人

北欧神话中的巨人包括火巨人、霜巨人、山巨人、石巨人等。值得注意的是,巨人只是叫巨人,不一定体型巨大。

火巨人(Muspell)居住在穆斯贝尔海姆,代表人物苏尔特尔(Surtr)。苏尔特尔拥有一柄巨大的炎之魔剑(Surtalogi),能散发出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在诸神的黄昏一役中与弗雷展开战斗,最终他把炎之魔剑投向天空,产生的巨大火焰吞没了地球。

至于霜巨人、山巨人、石巨人应该都同属一族,都住在约顿海姆——不同的故事版本里,有了不同的巨人。如赫朗格尼尔(Hrungnir),有人说是山巨人,但也说是最强的霜巨人。而他的头、心脏和身上的甲胄都是石头做成的,他的武器也是石头——一根燧石巨棒,听起来也像是石巨人呀。

特别说一下,冰岛国徽右侧站着一位身披斗篷的巨人,据说这位巨人是山巨人或是石巨人。
冰岛国徽

整个北欧神话,戏份最多的巨人当属洛基。虽然他曾在阿斯加德,但他确实源自巨人族。洛基的家庭关系简要如下图。

洛基家族洛基家族

洛基

洛基(Loki),火与恶之神。父母法布提(Farbauti)和劳菲(Laufey)属于巨人族。而其母劳菲是奥丁的养母,所以洛基和奥丁结为兄弟。也有说法,在奥丁出生之前,洛基就存在了,也就是宇宙间最原始的物质的人格化。

洛基的第一个妻子是巨人古莉特(Glut,炽热),生下两个女儿:爱莎(Eisa,余烬)和艾米莉亚(Einmyria,灰)。现在斯堪的纳维亚的主妇们看见燃旺的木柴在灶中爆响,还说是洛基在打他的女儿。他的第二个妻子是巨人安格尔波达(Angrboda),生的孩子就是魔狼芬里尔(Fenrir)、世界之蛇耶梦加得(Jormungandr),和死亡女神赫尔(Hel)。他还有第三个妻子,名叫西格恩(Sign),生了两个儿子,纳尔弗(Narve)和瓦利(Vali,和奥丁与琳达的儿子同名,但不是同一个人)。

最初,洛基只是灶火的人格化。火是能为人造福,亦能为人之祸的。洛基也是这样。他的行动最初是善恶兼半,并且那恶也并非出于故意,只是“无心之恶” 而已,比如说剪断希芙的头发后又使其复原,协助夏基虏走伊登又将其救回。这时的洛基是一位善神。但后来,洛基的“无心之恶”,渐渐成了有意为恶,标志事件就是他杀死了巴德尔,他成为神与魔的混合品。那时候,洛基便成为代表恶势力的神了。

当洛基还是善神的时候,他象征了“生活之精神”;但当他后来成为恶神的时候,则又象征着“生活之诱惑”。如果和索尔对比的话,那么索尔是北欧人活动的象征,而洛基是消遣的象征。索尔和洛基曾经常结伴,就是因为北欧人认识到“活动”和“消遣”在生活中都是必要的。

作为诡计与欺骗大师,洛基曾帮助过诸神,比如说,欺骗巨人修筑仙宫围墙,生育奥丁的八足神驹。许多最重要的宝物,如奥丁的长矛永恒之枪、弗雷的船斯基德普拉特尼、希芙的假发、雷神之锤都和洛基有关。

但是杀害巴德尔后,洛基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奥丁把洛基的儿子瓦利变成狼,让它咬死了自己的兄弟纳尔弗,并用纳尔弗的肠子捆绑洛基。并让丝卡蒂唤来一条巨大的毒蛇,从它可怕的毒牙缝间,滴出一滴又一滴的毒液落到洛基脸上,一秒也不停息。只有洛基的妻子西格恩同情他,她坐在被绑缚住的洛基旁,用杯子来承受毒液,不让毒液落到丈夫脸上。但是每当杯子的毒液满溢出来,她必须站起来去把毒液倒掉,这时洛基脸上的皮肤就会被毒液灼烂。在恐怖与痛苦中,洛基失声痛哭,浑身发颤,甚至引起地震。就这样子,等待着向奥丁复仇直到诸神的黄昏,才挣脱桎梏。
洛基与西格恩,1890年由M.E.温格所作油画

赫尔

赫尔(Hel),或称海拉,死亡女神。洛基与安格尔波达的小女儿,被奥丁贬降到黑暗的阴间作为冥界女王。

赫尔有条可怕的血斑巨犬加姆(Garm),它住在海姆冥界边界的永劫深渊格尼巴(Gnipahellir),守护着死人国度。

诺伦

诺伦(Norn),或称诺伦三女神,命运女神。传说她们是智慧巨人密米尔的三个女儿,也说是巨人诺尔维(Norvi,时间)的女儿。其中大女儿乌尔德(Urd)司掌“过去”,二女儿薇儿丹蒂(Verthandi)司掌“现在”,小女儿诗蔻蒂(Skuld)司掌“未来”。这三姊妹不仅掌握了人类的命运,甚至也能预告诸神、巨人以及侏儒的命运,她们的出现被视为诸神黄金时代的结束。她们同时也是司掌法律的女神。

末世

世界最终是会毁灭的,这就是诸神的黄昏(Ragnarok)。

驾驭着日车和月车的苏尔(Sol)和玛尼(Mani)被天狼斯库尔(Skoll)和哈梯(Hati)穷追逼近,他们的脸因恐怖而变得苍白了,战战兢兢地勉强将车驱过天空,人类开始面临名为芬布尔之冬(Fimbul winter)的三个漫长严冬,一切可爱的东西都已离开地面,人类为生存所迫,各种罪恶滋生。

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已经咬穿了生命之树伊格德拉修的根,瓦尔哈拉宫顶的红雄鸡费雅勒(Fialar)高声报警,大地上的雄鸡古林肯比(Gullinkambi)和冥王赫尔的红黑两色鸟都同声应和。

彩虹桥的守望者海姆达尔看见了所有这些不祥的事,听到了红雄鸡的锐叫,立刻拿起他的号角吹出那等待已久的告警的尖音,随即全宇宙就都听得这角声了。诸神立即全身武装,如潮水般从彩虹桥上冲过,直奔维格利德(Vigrid,暴战)旷野。这里就是命运之神预言已久的决战战场。

盘绕大地的世界之蛇耶梦加得被地上的邪恶唤醒,在海底不断翻腾,引起滔天巨浪淹没世界。不久,这凶恶的耶梦加得也游出水面来上陆,往维格利德去了。这大蛇所激起的巨浪的一个浪头冲断了命运之船纳吉尔法(Naglfar)的缆索正好被摆脱了束缚的洛基带着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的全体火巨人遇见,乘上这条船,由洛基掌舵航往维格利德。另一条大船从北方驶来,赫列姆(Hrym)把舵,满载着全体霜巨人,个个都全副武装,也飞快地开往维格利德。冥王赫尔也从地底爬出来了,带着她的恶犬加姆,和毒龙尼德霍格。洛基一上岸,就碰到这支援军,他带着他们,直赴维格利德大战场。

突然,整个天空都变红了。火巨人苏尔特尔扬起了他的火剑,带着他的儿子们,正从天上驰过。他们走上了彩虹桥,想直冲阿瑟加德,可是他们燃烧的马蹄太沉重了,只听一声响彻宇宙的巨响,彩虹桥断了。

两军的人都到齐了。一边是坚定的阿萨诸神、华纳诸神、还有恩赫里亚们,在另一边则是闹哄哄的一群:火巨人苏尔特尔、狰狞的霜巨人们、赫尔的死白色军队、洛基和他的妖魔帮手,恶犬加姆、魔狼芬里尔、以及巨蛇耶梦加得。这最后两只巨兽喷出的火烟和毒雾,弥漫了整个宇宙。

无数年的老仇现在一齐迸发,两方死力相拼。奥丁敌住了芬利尔狼,索尔对着巨蛇耶梦加得,提尔和恶犬加姆战成对手,弗雷和苏尔特尔、海姆达尔和洛基战在一处,其余的神祗和恩赫里亚们也显示威武。但是命运早已指定诸神必败。首先是奥丁,被芬里尔活吞了。没有一个神能抽身救奥丁。弗雷虽然勇武,可却被苏尔特尔的火剑刺中了要害。海姆达尔稍占上风,可当他一剑砍死了洛基的时候,自己也伤重而死。提尔与恶犬加姆也得到同样的结果。索尔和巨蛇尤蒙刚德恶战良久,终于一雷锤打死了这恶魔,可是巨蛇身上喷出的毒血也将索尔毒死。维达从战场的一角冲过去,要报父仇。古老的预言现在又要应验。维达准备了很久的厚靴子现在起了作用,他的独脚踏住芬利尔的下颚,两手用力抓住它的上颚,用力一扯, 竟将这怪兽撕成了两半。此时,其余的神祗们和恩赫里亚们,全都死伤将尽。

火焰人苏尔特尔挥动火剑乱舞,天、地,以及冥土九界都立刻充满了火焰。生命之树伊格德拉修也化为灰烬,火焰又延烧着诸神的金宫。大地成为一片焦土,海洋里的水沸腾蒸发。这场火,烧尽了空、陆、冥、三界的一切,善与恶同归于尽。大地焦黑残破,慢慢地往沸滚的海水中沉下去。世界的末日到了,混沌的黑暗笼罩着宇宙。

但是,北欧人的想像并不就此结束。他们相信,苏尔特尔的大火虽然烧毁了世界,却也烧毁了一切的恶,此后,从“恶的废墟”上将会有新的善产生,世界将重生,幸免于大难的神——第二代诸神将再来重整神宫,永为世界的主宰。

于是,经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火烧的大地渐渐冷却,从海里浮起来,像洗了个澡一样清新。日光再度照临这苏醒的大地,苏尔的女儿苏娜(Sunna)继承母职,又驾起日车在天空中巡行,温和的阳光使地面重又披上一层绿衣,花果再度繁荣茂盛。两个人类,男的叫利弗(Lif,生命),女的叫利弗诗拉希尔(Lifthrasir,生命之渴望),现在也从密弥尔在树林中的藏身处中钻出来了,他们做了这醒来的大地的主人,再度传承第二代的人类。一切代表着逐渐发展的自然力的神都在那场大灾难中死了。但是瓦利维达,这两位代表了自然力之不灭的神却没有死,现在回到了从前诸神游戏的场所,伊达瓦尔德平原。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曼尼摩迪,已逝的雷神托尔的儿子,“力量”与“勇敢”的人格化。他们还保存着父亲的武器——雷锤。早先住在伐纳海姆为质的海尼尔也回来了,而且从黑暗的冥土,又归来了那被万物所爱的巴尔德和盲眼的霍德尔。这两兄弟已经和解了,过去的错误都被宽恕,现在光明和黑暗和谐地同住着。这一小群神踯躅于神宫的故址,突然看见最高的神宫津利(Gimli)还是巍然无恙,它那宛如日轮的金顶正反射着耀炫的光芒。于是就在这座宫殿里,诸神再建了第二代的阿斯加德。
Battle of the Doomed Gods (by Friedrich Wilhelm Heine, 1882)
如最开始提到的,北欧神话过早地受到了基督教的侵犯,尚未达到完具而即消亡,所以“诸神之黄昏”虽似结束了奥丁等第一代神,却使我们想到原来北欧或许尚有关于维达等第二代神的故事。如果没有基督教势力的侵入,也许“诸神之黄昏”正是“第二代 故事”的开始,而非“第一代故事”的结束。基督教的信徒想利用“诸神之黄昏”使北欧的原始信仰与基督教的信仰相互妥协,说奥丁等神死后,有一个至高无上、无可名状的神成为世界的主宰——应该就是上帝了。似乎基督徒保留了北欧原始信仰的前一部分,而利用“诸神之黄昏”的故事轻轻地将基督教信仰隐约衔接上去。因此北欧原始信仰的后面部分——如果有的话——就从此湮没消失了。

最后,附上北欧诸神的完整简要关系图。

北欧诸神北欧诸神